敲门大叫,“出来,捉奸

家里没法睡,她想去厂里睡一夜。
家乡,多么温馨的一方热土……
嘉容写书,写得很累,写得很醉。千言万语汇成一句,便是:爱你,Ala!
奸淫别的民族的民族是一个怎样的民族?一个千刀万剐的民族,它的男人都该阉割!
简一见Ala,惊了一跳:“怎么是你?”
简在一旁插嘴说:“爹地,Al还会写诗呢,他的Hong Kong,My Lizzy登在校刊上,爆炸了,利齐大为出名,被选为形象小姐呢。”
见阿拉没有什么反应,卢花没有再说下去,教室里洒了水,凉爽了些,她拿把笤帚,轻轻地扫起地来。
渐渐平静下来的阿拉再次大哭,拼命捶打着眼前的玻璃,阿水走了……
叫许拉的是趴在前排中间桌上的男孩,乱蓬蓬的头发,好久没理了,脸上黑一道,黄一道,眉头、鼻子上沾着汗珠,上初二的时候,他的同桌卢花写了一篇散文《太阳梦》,那中间有个男孩叫阿拉。于是,大家叫他“阿拉”了。
教室里一阵骚动……
教授过来上课了。
教授进来时,教室里登时鸦雀无声,教授翻开他那缀满胶布的讲义,讲起课来。阿拉听得很糟。他的心一会儿飞回了家乡,一会儿飞向王小燕,一会儿看见了父母。一会儿又记起了王姐。
接下,Ala看下大陆的《国务院稽查条例》,一连几日地打电话与欧洲旅游的几个女孩讨论,并发表自己的看法。偌大中国竟不比新加坡小岛,不但领头的笨,出谋划策的也笨到了家,公司制改革是不错,但是否能达到“政府仅仅是股东,权力不逾过董事长”的准则?不达到这一点,无论他一元还是多元,注定不会有实质性进展。搞的所谓“稽查特派员”还不是八十年代初的“顾问”?他又说政府要按一股一票的权力管企业,要学习新加坡。
接下,Ala说一些最刺激的事,直到女孩脸红心跳。
接下,父母离异。父亲去世,妹妹出走……她整天在奔波,太累了……
接下,他们谈论了企业的发展。邝美坚持可以向三峡投资,Ala不同意,说这些钱他留着有其他的作用。
接下,有人出了一些节目,歌曲、舞蹈、相声……
接下便是Ala开心大笑:“今天可是赚了。”
接下简自告奋勇地在索那和Jim协助下演奏了《蓝色的多瑙河》的序曲和五个小圆舞曲,一下子将晚会推向了高潮。
接下来的一连几天,Ala郁郁算欢,筱翠找了个机会逼问他一番,他才说出缘由。筱翠又好气又好笑,一时又想不出办法去掉他的心病,便告诉了柏敏。柏敏也是好笑,可怎么说他也听不进去,只是闷头睡觉。柏敏着了慌,告诉了阿桂。阿桂便从广州用飞机托运过一箱与这有关的汉文书籍,扔在他面前。
接下他们的话便庸俗了。
接下他们商议逃走后的去处及日后打算。
接着,慕容从楼上下来,问:“阿声下去了吗?”
接着,女孩被扑倒在地上的尖叫声……
接着,他看到了邝妹的尸体,卢花的……一柄手枪抵在他的背后,很轻微的声音在说:“跟我们走,到美国去。”Ala回头一看,是阿四。
接着,一个老太太过来:“8块钱,乱扔废纸。”
接着便听到利玛的哭声。还有一个女孩的声音说:“就不出去,我就不信你敢进来。”
接着就有人敲门大叫,“出来,捉奸啦。”
接着他们四下看了一眼。毫无顾忌地淡笑起来。谈如何劈开女人两腿,谈如何诱引小女孩。谈如伺踩掉女人不小心怀上的孩子。
接着她看见Ala照片上的一个女人,Ala搂着她,吻她。她便走上前。剪刀对准那女人的胸口刺过去,和那女孩一起的高女人很迅速地把她的剪刀打飞,掏出了手枪。
接着王姐唱了一支福建民歌,用的是闽方言,Ala没听懂几句,只是觉得很中听。
街谈巷议里的闲言杂语却炸了开来。难堪的语言像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